La Min-sú de Terrasson

離囂、悠思、慢活

Vézère 黑岩石區

T
errasson位於Vézère河上,下游河谷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世界遺產(UNESCO)。河谷兩岸的洞穴因其豐富的史前遺蹟而被稱之為 「人類之谷」。 Vézère河侵進中央的高原以至上游河谷產生變化,暴露了底層地質的黑石層。

Travassac黑石特別昂貴在於其質量特別高,被用於建築房頂。而在其他地區質量較遜的則藉著它含豐富礦物質的“風土”種植提煉出Coteaux de la Vézère葡萄酒。另外,河流流經陡峭傾斜為當地工業提供了水力發電沿用至今。天然幾何菱角黑石為建築和地景打造著不一樣的格調。棕色Limousine牛牛在青草地上舒泰,地理認証的蘋果「AOP 'Pomme du Limousin」 果園滿目皆是。

在名為Vézère Ardoise之下,受惠於Vézère(UNESCO)的品牌,47個古老Limousine社區組織起來成為了Pays d'art et d’histoire(藝術與歷史之地)。Vézère黑岩石區中的眾多村莊和小鎮都有自己獨特的景點和步道。 我們在這裡簡單介紹一下Pompadour,它以其馬匹和城堡而聞名,馬術愛好者特別喜歡這裡。Allassac村莊的黑石Cesar塔和教堂;Yssandon的塔樓,而Vigeois則是長程行山徑的起點/終點,它穿過Vézère峽谷。Donzenac有一段圍繞村莊有趣的歷史步道,但為它贏得名聲的是Pans de Travassac。

Map

map_location_vezere_ardoise
包括了今天屬於多爾多涅省(Dordogne)的一些地方,在歷史上卻屬於Limousine如:Payzac和Savignac-Ledrier,或於邊界保持獨立的Hautefort。 亦有一些屬於Vézère Ardoise軌跡內的有趣景點,如:Tourtoirac及其洞穴、Aubazine及其僧侣運河,以及徒步探索Cublac古老的煤炭開採地(就在Terrasson外)造就了一幅美妙圖畫。


(前)工業遺產


坐落在 Auvézère上游不遠之處有一小簇工業遺產群。它們是農村工業的一個好例子,結合了本地開采的鐵礦石、本地採伐的木材、小型水力發電、剩餘的農業勞動力(鍛造工藝只在冬季運作)和剩餘秸稈。在Auvézère稍遠的Forge d'Ans曾為法國海軍生產大砲,今天是「大砲之路」(Route des Canons)的起點。

Savignac-Ledrier鍛造廠及城堡

在百年戰爭期間(1337-1453),這裡建造了一座防禦橋樑的小堡壘。 從1521年這個小城堡開始發展出一間小鍛造廠。 它是在Dordogne省發現的一系列木炭鍛造廠之一,也是現今保存最完好的,因為它運作至1975年並於1979年被宣佈為歷史古蹟。


鍛造廠生產鐵棒(用於二次雕琢)、鑄鐵和一些精煉鋼,以製造本地農具和武器。吹風系統為水力驅動,始段的礦石破碎機和末段的機械車間也是如此。高爐雖於第二次世界大戰前停產,但它卻繼續用鐵絲生產釘子,為高級消費市場製造沙丁魚罐頭鑰匙!(今天則被亂扔在地上)該工業群包括:電線工程、高爐、攪拌爐、煉廠、車間和木炭棚。

「鍛造大師」 曾居住在上面那所文藝復興風格城堡裡,城堡仍為私人擁有,只在一年一度的歷史古蹟週末開放並禁止拍照。從城牆上去觀賞鍛造廠是一個好的角度,外面的幾個有趣建築元素可能是從早期的小教堂中取得,特別是「 寡婦的肖像」和那裝飾非常奇特的花園大門。


Vaux文具廠

位於Auvézère的一個小支流上,這個保存得卓越完好的遺址是歐洲最後一個保留完整生產鏈的典範。被米芝蓮指南推薦為「法國1001必看景點之一」 ,於1968年停產。它最初是一個17世紀的鍛造廠,於1861年改建為黑麥草紙廠暨磨坊,將工業革命的新技術(利用Limoges和Angoulême附近城市製造的機械)與歷史悠久的鄉村技能和實踐互相結合。

這裡生產的紙張長期用於包裝用品和食品,但也被藝術家和建築師使用;最著名是Le Corbustier把它用來繪圖。它置身於美麗的山谷,被賦予了一股特殊的魅力,但可能因它的地理位置偏僻加上別人在技術上的進步和規模加速了它被取代。該遺址於1994年被當地社區收購,並於1996年被列為歷史古蹟。


美麗村莊


正正位於Corrèze邊界上,這些村莊得到「 法國最美麗的村莊之一」的名分乃實至名歸!

Ségur-le-Château

一度橋樑連系著Place du champ de foire廣場(4)你可在那裡探索Place Jean de l’Aigle廣場(5 )。15世紀的前長老會,塔樓有一條軟木螺旋樓梯,在末路左側,你可以找到另一古老莊園及塔樓。可步行前往教堂或途中經過15世紀的Maison des Appeaux(6)。一條細小行人天橋將帶你穿過河流前往主幹道,在歸途中欣賞秀美景色。


Ségur-le-Château位於Auvézère的一個環路中,顧名思義是一個「 安全的地方」,於9世紀被Limoges的封建郡縣揀選建造一座城堡。因着歷史的變幻莫測, 「塞古爾之城」(City of Ségur)仍屬Limoges縣的座位?￧ᄎフ多六百年之久。儘管Ségur從未成為郡縣的實際首都,但這兒的領主經常會在這裡居住,也吸引了不少騎士和軍官的家屬到來。

在百年戰爭期間,Ségur要塞被英國占領(1361-1374),之後被法國國王沒收並成為皇室據點。在Périgord縣與Limoges縣的交界處,安置了上訴法院的總部,為Périgord和Limousin數以百計的貴族裁決公義。

這「上訴法院」 是普通領主與波爾多皇家議會之間的初級上訴機制。這解釋了為何有那麼多貴族房子和高級酒店在這裡,這可以追溯到15、16世紀,現今卻看似是一個與世隔絕的偏僻的角落。1750年,上訴法院被國王的法令所壓制,資產階級家庭也逐漸離開Ségur。城堡於1795年被Hautefort買下。

穿過村莊,發現密集聚居的木框房子座落在寧謐的自然環境,美得令人驚訝。雖然城堡廢墟(1)不對公眾開放,外牆主導了村莊中央蜿蜒的Auvézère河流。憑藉廣場和rue des Claux美麗的15世紀半木結構房屋(2)、精緻的直櫺窗(石窗橫石窗框)和一條小巷將你帶到一組裝飾着聖安妮井(3)的15世紀雕塑

穿過Place des Claux廣場,在水車旁有另一座橋,通往圓形華麗的哥特式Saint-Laurent塔(15/16世紀)(7)。在路的另一邊有直櫺窗、一所酒店和它的方塔,是同一時代的裝飾(8)。


Saint Robert

Saint Robert戰略性地建於石灰岩高原的頂部,它的堡壘、城牆和防禦塔仍然觸目。Saint Robert教堂(1)位於城中心,自1862年被列為歷史古蹟,很值得一遊。在歷史的過程中,教堂遭到多次破壞,每次復修都加入新元素。教堂中殿曾被毀壞,留下了一些12世紀有趣的簇群:聖壇、走廊、耳堂、主殿和後殿、方塔和八角形瞭望塔。一條走廊(在聖壇周圍的流通畫廊)讓朝聖者可走到後殿跪在遺物前朝拜。


請不要錯過教堂左下方的花園,往樓梯走到圍牆(2)可以看到山水的全景。這條村莊是用當地的石灰岩建造,步行經過16世紀的小教堂(3)、三個防守門關(4)、一所「鴿子閣樓」(5)回到中央廣場,其鐵藝十字架充滿了象徵意義(6)、Beauroire莊園(7)、古老宅邸(8)和12世紀修道院(9)。


Hautefort 與 Tourtoirac


Vézère黑岩石區外,距離Saint Robert約有15分鐘車程,位於Vézère河和Auvézère河之間的分水嶺上的便是著名的Hautefort城堡。從Ségur城堡沿著Auvézère河往下游,可找到Tourtoirac村、Savignac-Ledrier鍛造廠和Vaux造紙磨坊。

Hautefort 城堡

Hautefort是多爾多涅省和法國西南部最負盛名的城堡之一,也被列入歷史古蹟。 建於石角之上,現今俯瞰著Hautefort村。此地似乎曾是Altus et Fortis羅馬營地,在此之前更可能是Celtic人的舞台。 現時的城堡建於9世紀後多番重建,只剩下很少量中世紀時期的遺跡,從16世紀開始進行了大規模的重建,成為今天的文藝復興風格大城堡。另一個叫它人氣高升的原因就是有幾齣荷李活和法國電影都在這拍攝!


這座宏偉的城堡建築採用對稱設計,主樓和兩座翼樓圍繞著一個俯瞰南面景觀的梯田庭院。 第一個翼樓包括吊橋(在1588年重建保留了一些防護結構,如:護城河 - Drew Barrymore在荷李活電影《情話童真》中,就是從這條橋上走出來的!)連接到15世紀的圓Brittany塔,塔頂上蓋是圓球體屋頂,其橡木和栗木結構於1678年間加建。 我們提議你必定要到最上樓層親身近距離體驗這非同凡響的空間!在1644年之後增建了第二翼樓以完善對稱感,增加了一個圓形塔(跟中世紀的塔相類似,同樣有圓球體屋頂),它仍然是教堂的所在地。

這城堡的風格在Dordogne省算是鮮為人知,它比較像是Loire河谷那邊的貴族建造風格。 請慢慢遊覽小教堂下面的木棚、公眾烘焙室和位於地下隧道內舊日的廚房和大型煙囪室下的員工宿舍。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這地下空間被用來隱藏法國國家級寶藏,包括: Strasburg大教堂、Nancy大教堂、Mulhouse大教堂和Colmar大教堂的窗戶,以及各地市政圖書館的珍貴手稿和博物館的文物。

環繞著這座城堡的是令人著迷的正統法式風格花園。Hautefort城堡的花園被授予法國「卓越花園 Jardin Remarquable」地位。 包括一個美麗的法式花園、許多修剪成幾何形狀和圖案的樹籬,展示著各植物。 從院子往下看,你會發現樹籬被修剪成羊毛剪刀的形狀,這些剪刀是Hautefort家族徽章的一部分(在城堡內和小聖堂的窗戶和地板上隨處可見它的踪影)。 以及於19世紀由當時著名的景觀設計師Compte de Choulot設計的英式風格園景公園和花園。(入場費)

Hotel Dieu
這所醫學史博物館位於Hautefort的舊臨終關懷服務所。 最初是扶持老弱的地方,它後來發展成醫院。 建築設計非常特別,建築呈十字形,中心點是圓形小教堂。把病房與教堂分隔的木製窗門有需要時可以打開,樣病人就是在床上也可以參加彌撒。 其中一個病房被重建以作展示,其他病房則作為展覽空間集合了很多有趣的歷史醫療設備。

Tourtoirac
河上的小村莊Auvézère,經過小橋走到河上的小島,上面有着舒適陰涼的野餐空間。 在教堂的後面,你會發現一所獻給Araucania國王小型博物館。


Rois d’Araucania et de Patagonie博物館
對於我們這些閱讀Bruce Chatwin的《In Patagonia》成長的人來說,Araucania國王應該不會陌生。 Araucania位於現今的智利,位於北部的Biobio河和南部的Valdivia市之間。土著們抵抗印加人的擴張,並於1598年驅逐西班牙人,他們的地位在1641年的Quillin協議中訂定,保持獨立直到1875年。這一切與法國鄉間這個小地方有什麼關係呢?1825年,一個男孩在靠近Tourtoirac的一個小村莊裡誕生。他是一位Perigueux的律師,隨後尋找冒險之旅。在地圖上搜尋,他發現了Araucania,並於1859年出發去Araucania希望把它納入法國領土。在Valparaiso的共濟會小屋度過了一段時間後,於1860年進入Araucania。他成功游說當地人團結起來對抗智利和阿根廷,並自封為國王。在寫完憲法、國歌和設計國旗等…之後,他便向全世界宣告。安第斯山脈阿根廷一側的土著居民似乎很喜歡這個想法,並要求加入,讓他成為「Araucaria和Patagonia之王」!智利政府卻不那麼高興,於是伏擊他,把他關進監獄,幾個月後,把他帶進審判。雖然這位前律師能夠為自己辯護,但仍需要法國領事把救他出,乘船返回法國。然後居於巴黎,在那裡他花時間寫請願書並尋找資金來實現他的夢想。一個有利可圖的業務就是出售皇家頭銜和獎項。於1868年他成功返回Araucaria,1874年在阿根廷被捕,並於1876年再次嘗試但生了病;於是回到他的出生地,也破產了(卻沒有被挫敗)。他花了生命最後幾年燃㸃街燈,並於1878年9月去世......在家人逮奪他的世襲頭銜後,他卻成功找到了繼任者,成為「Araucaria王子」現居於巴黎;你可在村外的墓地找到他以及他的繼任者的墳墓。而修道院後面的小型博物館則為這段歷史作了腳註,也為Tourtoirac洞穴增添了有趣的資訊。

Tourtoirac洞穴
這洞穴位於通往Hautefort的道路旁,2010年夏天始向遊客開放,Tourtoirac洞穴是真正的地質貴寶。 它於1995年被發現,以300米電路原光顔色LED燈作照明。由於有電梯和跨過地下河流Clautre的小橋,讓行動不便的遊客也可較易欣賞到鐘乳石(從頂懸掛)、石筍(從地上升起)、帷幔、蠟燭和柱子。(入場費)


Pans de Travassac


Pans de Travassac揭示了自十七世紀以來石片工匠們留下的印記。 隨著時間的推移,植物重新圍繞牆壁和平地而形成了一幅獨特的景觀。石片工匠示範其經年累月所琢磨的技巧。 在一間舊工作室成了小小的地下照片廊勾畫著回憶故事。 那些檔案、舊照片和工具讓我們可以深入認識將黑岩石轉化為屋頂材料所需的步驟。

黑岩石的使用可以追溯至中世紀,而Corrèze的黑岩石更由於其獨特的長壽和耐抗性而獲得好聲譽。生產過程中使用的工具和技術經過了幾個世紀都幾乎沒有改變,因為黑岩石本身的特質使機械化變得不可能。


在十九世紀,鐵路和電力的來臨(用於疏散地下水的泵)讓生產跨進一大步。 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前夕,在黑石板岩生產中僱用的工人人數超過600。到了二次大戰後,因為來自其他屋頂材料的競爭,它們更容易在尺寸和外觀上標準化,以及由於不能把生產線機械化而持續的高度密集勞動導致它的生產力下降。

但到了二十世紀末,基於石棉的屋頂替代品已經過時。人們對「法國黑石板岩」的興趣再次興起,尤其是對那最優質等級的,導致Travassac(1989)和Allassac(2006)重新啟動生產線。 在1997年,位於Donzenac鎮外的Pans de Travassac開始向公眾開放。

在17世紀,生產始於發現一座山,有7條平行的板岩脈,面向南北,延伸2公里。在正常的地質條件下,這些岩脈被發現時它的水平層應該是與地面呈平衡線,因為這是沉積時的狀態。但是在這裡,因地球表面的變動使得板岩脈呈垂直層。 從而使提取這高價值的岩脈變得容易,留下難以開采的石英岩層作為「牆壁」亦因而創造出「平底鍋」的有趣地景。 早期的板岩礦工只會開取地表上的岩脈,後來挖掘越來越深,挖掘出一條300米長,60米的深礦坑。


Le Saillant

Map

Allassac曾以其葡萄園而聞名,直到1876年根瘤蚜疫情的來臨。 雖然葡萄園已經消失,但幾個世紀的葡萄種植在地景上留下了印記。 在園主人的小屋中,有壓搾機和酒窖。而在山坡上儘管已有新的土地用途,但梯田仍然被散落的葡萄酒小屋點綴著。

Chapel of Saillant

該村莊有一間小聖堂建於1620 - 1624年間,於1978年進行復修,那些彩色玻璃窗被由著名藝術家Marc Chagall創作的系列所取代。 於1982年,中殿也裝上彩色玻璃窗,這就成為Chagall生命中最後的作品之一。 第二個系列原本以黃色為主調,但黃色隨着時間退色,不過深藍色、綠色、紅色和那扇玫瑰窗仍然保持鮮豔。Chagall畢生僅為四所教堂彩繪窗戶,Saillant小聖堂是其一,並於2008年被宣佈為國家紀念碑。

Coteaux de la Vézère 葡萄酒

Coteaux du Saillant - Vézère用Allassac、Donzenac和Voutezac的片狀黑岩土壤重新種植了21公頃的葡萄園,品種包括:Chemin、Sauvignon-gris、Chardonnay、Merlot和Cabernet-franc。 它不是一間懷舊博物館,反而著眼於未來,它是第一個在西南葡萄酒產區(通常在Loire河谷)種植脆弱而精緻的Chemin品種。


現代種植方法通常是有機生物或raisonnée培植,而Raisonée可譯為整合或可持續農耕,與有機生物方法相比,它是一種從密集式農業中掙脫出來而更合理(較少感情因素和武斷)的培植方法。覆蓋土壤以至保護土壤、限制人工及化學元素投入、修剪和採摘…等都以手工進行。不過新的種植方法現在直接使用有機生物栽培。

葡萄酒倉庫使用現代金屬酒桶來生產不同葡萄品種的葡萄酒。 這使得釀酒大師可以選擇一年中的特定品質,並創造適當的混合物或品種或單一葡萄品種的葡萄酒。 不使用木桶是因為可以保存黑岩土壤所付予的礦物質。

園主容許公眾徒步穿越小徑並參觀葡萄園,最好從La Chartrouille村向Le Saillant步行下山。 景觀非常壯觀,而且還可以到達之後在酒庫品酒呢!


Vézère 峽谷


Le Saillant是行山徑的起點,可以探索Vézère峽谷和一系列小型水力發電大壩。 Vézère峽谷將重要生態區域(Natura 2000)與工業遺產地相結合。 第一座大壩建於1899 - 1902年間,高3米,寬37米,現今被Saillant大壩淹沒。發電機建築物現為辦公樓。 新的大壩(高28米,寬96米)及其發電機於1930年開始投入使用。

遠足從Le Saillant起始
> 古Saillant環道:2公里 - 1小時
> Coteaux de la Bontat環道:2.5公里 - 1小時15分鐘
> Pans Ardoisiers環道:4公里 - 3小時

對於真正的行山客來說,從Vigeois到Saillant穿越Vézère峽谷的長途行山徑(Grande Randonnee Pays)是很好的選擇。 你可以前往Estivaux(10公里)和Vigeois(14公里)。或經過Orgnac(12公里)前往Vigeois古橋(12公里)。


Aubazine


Aubazine村是用當地堅硬的粉紅色麻岩石建造的,框架用上容易處理的砂岩,屋頂是黑石板岩。 兩座修道院於1140年開始建造,隨後於1147年建成了著名的「僧侶運河」。現今修道院教堂(1)和男修道院(2)的主要部分仍然屹立村莊的中心。 在教堂內,有聖Etienne墳墓,它的歷史可以追溯至13世紀,其豐富的裝飾、用以淺色調和設計跟簡樸嚴謹的Cisterian教堂互相對比。 最令人矚目的是,如此眾多裝飾華麗的墓碑在歷史的磨難中仍倖存下來。

Map
在村中漫步,可以看到許多前修道院的建築部件被重用。 在二次大戰期間庇護猶太兒童的前孤兒院(3),這兒也是時裝巨匠香奈兒(Coco Chanel)年少時學習縫紉的地方。 女修道院的廢墟仍可在村外500米處找到。 在村莊內有許多有趣的建築物。 循著那些經典的琺瑯路標Plaque Michelin / TCF會帶領你前往Tulle(30,000個這樣的路標跟原版米芝連指南是並行使用的,並於1911 - 1914年間與「法國旅遊俱樂部」合作免費提供給社區)。

在你右邊是僧侶運河的起點,會經過博物館文化空間(6)及其花園。 這路會經過僧侶運河的洗滌間(4),然後轉向拜占庭式小聖堂(5),它是最近才新增建的。 壁畫的歷史卻可追溯至1989年,按照了拜占庭和希臘傳統。

Le Canal des Moines

運河的建造是為了給男修道院供水,水到了今天仍在流動。 沿著Coyroux溪的分流自然流動1.5公里。 沿著山勢輪廓,時而穿過Brèche Saint Etienne(7)的岩石,有的穿過緊貼著運河岩石堆積的牆壁和跨越山溝的拱門(8)。於1966年被宣佈為歷史古蹟,是中世紀藝術和工程的一個表表者!並提供了一條休閒愉悅的步道穿越原本粗獷的景觀(懸掛在40米懸崖之上)和森林。 在運河終點,一個閘門和溢流口的小水池(9)把運河和河水分流。


Cublac


從Terrasson火車站步行約一公里,到達Cublac小社區的中心。 為着各種實際原因,它依附著及整合到Terrasson鎮當中,因為用作Dordogne和Corrèze區域之間的正式邊界;它官方地屬於Corrèze區。Cublac曾是一個擁有多個礦山的採煤村。 現今古蹟小徑將帶你穿越森林、山坡發現一些歷史遺跡。 在Cublac外的山丘上,ENORAND'O可讓你騎著馬匹探索鄉村郊野。Equestre La Valade中心提供1.2或3小時的徑道(包括初學者級別)。

Map
於1766年煤炭首度在這裡被發現,並於1781 - 1914年間被多間公司進行開採,每年產量1,000 - 3,500噸。大部分煤炭都賣給Terrasson和Le Lardin的玻璃工廠。 1848年,Le Lardin的玻璃工廠更獲得了獨家使用的特許權。

雖然其中一個礦區的深度達265米,但主要可開採的煤層在91到136米之間,平均厚度不超過50厘米。 到了1887年,特許權不再能夠滿足需求,並在1900年再次出售和轉售。 1905 - 1913年間,產量降至每年88噸。 到了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戰的動員把農村潛在的勞動力和生產力都一一吸乾。

教堂旁邊的廣場上有一塊信息顯示板:三條黃色小徑幫助你探索舊工人房子和採礦井。

遠足從Cublac起始
> 歷史礦山徑:4.5公里 - 1小時15分鐘
> 礦山徑(長):7.8公里 - 2小時15分鐘
> 峰嶺徑:11公里 - 3小時


分享此頁: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Google+ Pinterest
landscape
5plus2hk@gmail.com

61, Avenue Charles de Gaulle 24120 Terrasson-Lavilledieu France


Copyright © 2019. 5plus2 (Hong K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