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 Min-sú de Terrasson

離囂、悠思、慢活


Coly谷與分水嶺


Terrasson南部,Coly溪穿越陡峭的山丘,地質卓越:北部是侏羅紀地層,南部是白堊紀。 小溪流排水約170平方公里的起伏林地,散落著豐富的農業山谷、草原、核桃林、村莊和小村落。 Saint Amand de Coly被列為法國最美麗的村莊之一和Chapelle Mouret小村莊,為建築、城市和地景遺產保護區(ZPPAUP - Zone de Protection du Patrimoine Architectural,Urbain et Paysager)。

map_location_coly-watershaedCausse de Terrasson是一個大型自然生態景觀區域(ZNIEFF:Zone Naturelle d’Intérêt自然生態、動物和植物區),包括Périgordian Causses的代表性環境:在北部,山丘上覆蓋著如馬賽克的短柔毛橡樹林,杜松荒地和貧瘠的草原。 南部是栗子和鵝耳櫪樹森林。




Coly小溪落入Condat-sur-Vézère,該主部分曾經是醫院的所在地,與La Cassagne和Ladornac有着依存關係。 在上游,Chironde支流推動著一系列水車,其上游的Saint Geniès村莊擁有非凡的鄉土建築風格,及其典型的lauze(幹疊天然石頭)屋頂。


景觀介紹


由於從Terrasson能輕易到達這區域,因此可遠足徑深入探索美麗景觀。 此地景由底層地質、地理、生物、當代文化和深層歷史因素的相互作用形成。 凱爾特人(Celtic)建造他們的oppodia(大型土方工程),像Montmège那樣的城堡後來建於其上。 羅馬帝國在道路和別墅中留下了痕跡,其中的馬賽克地板在Terrasson的文物館展出。


Merovigian和Caroligian時代留下的痕跡較少,因為他們缺乏政治組織且大部分建築以木材建造,儘管如此,在Terrasson仍可以看到Place de Genouillac的一些石棺。六世紀的隱士:Amand、Cyprien和Sour建立修道院而留下了他們的印記。但是今天仍可看見的很多東西都是起源於十二世紀的文藝復興時期。

從十一世紀開始,新的村落和農業用地的擴展開始改變農村面貎。這種人口增長伴隨著巨大的社會變遷,在十世紀,奴隸仍然很普遍,但於第十一世紀時幾乎全面消失。封建制度的出現對農民的經濟依賴取代了非自由的法律階級制度(奴隸制度)。農民對「他的農地」的管理很感興趣,因為改善設施可以傳遞給自己的孩子(雖然土地還未合法地屬於農民,以至不能出售)。相對自治和自給自足(在沒有外部援助的情況下生存和運作的能力)塑造了一種「農民心態」,這種心態依然存在,塑造著今天的地景(見下文)。

雖然 「領主一手賜予一手遞奪」。但封建領主不再 「親力親為」,而是通過開始徵稅剝削平民,平民酒榨、市集會堂和平民烘焙窯等…仍然散落在地景中隨處可見。 水磨坊開始在水道上繁殖,研磨麵粉、油、鞣、麥芽、為鍛造廠供電,以及用於纖維紡織或打鐵。 由於這些活動很容易徵稅,它們增加了領主的收入,為貴族開闢了新的社會觀點,以及為所有人的利益創造了新的投資機會。 有助於貨幣經濟的複蘇,這是在羅馬帝國淪陷以來曾被忽視的:村民自給自足的時代。

在Aquitaine,用當地天然石材建造的城堡成為領主的焦點:聲望、利潤和保護齊頭並進,地窖、鴿子塔、橋樑和圍繞大村莊(bourgs)的大型石頭圍牆都被建造。 遠離古城,在城堡或修道院的腳下創建了“bourgs”(大村莊),吸引和保護著各樣可以進一步豐富主權的活動。 然而,利用地方領主和當局之間的對抗,資產階級(bourgeois)的「自由人民」必須獲得各種特許經營權從而鼓勵他們定居。

同一時期也看到了羅馬(聖彼得墓)、Compostella(聖詹姆斯墓)和耶路撒冷(聖地)朝聖的增長。高尚的領主、充滿氣概的騎士,為他永恆的救贖進行朝聖(或參加隱喻以至真實的十字軍)。在第一次十字軍東征之後出現了騎士訓令、聖殿訓令和耶路撒冷的聖約翰訓令(簡稱Knights Hospitalier或Hospitallers)。他們的支援網絡成為有效的土地開發和經濟發展的重要參與者。 Condat-sur-Vézère是Hospitallers主要指揮官的所在地,該委員會擁有Périgord指揮網絡的權力。

羅馬風格的堡壘式教堂以其巨大的牆壁、圓形拱門、小窗戶和拱形門框呈現。 羅馬式教堂的外部裝飾相對簡單,內牆通常以壁畫點綴,但很難保留因為灰泥的剝落。 露出的天然石牆、簡潔的拱門和圓頂線條與現代思維產生共鳴。 羅馬風格是鄉土建築的多樣化表達,有時分為區域性建築學派。典型的佩里戈爾學派(Ecole du Périgord)通常有一系列圓頂和尖頂牆(Un clocher-mur - 在教堂前面是垂直平面的建築構造元素,就是教堂主要入口和大鐘高高懸掛的地方)。Périgord羅馬式教堂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莫過於Saint Amand de Coly修道院教堂。


地質和地形


Coly分水嶺被La Cassagne斷層分開,將北部的侏羅紀地層(Causses)和南部的白堊紀地層(Sarladais)分開。這地景的多樣性就是反映了這兒地質的多樣性,因此不同類型的土壤促進了各種特色植物的生長和土地之利用。 產生巨大變化是因為地形擴大了太陽輻射面和水力學運用,創造出微氣候的馬塞克。你可以從北面山毛櫸森林的山坡上徒步,穿過乾燥的草原,沿著短柔毛橡樹林向南走。


Causse含有侏羅紀石灰岩,是較大的Causse of Quercy及其石灰岩高原的延伸。Périgordian Causse分為Cubjac-Thenon的Causse、Terrassonnais山坡和Terrasson的Causse。 Causses的特點是交替乾旱的高原和丘陵與石質土壤,乾旱與暴露在陽光下,產生有利於具有地中海親和力的嗜熱植物的微氣候。 在東邊,Terrasson的Causse連接到Corrézian Causse,南邊連接到Martel的Causse,再連接到較大的Causse of Quercy。


文化因素:農民地景


隨著幾個世紀以來人類為了滿足他們的需求和生活方式,不知不覺間塑造了地景。 直到2001年一位作家諷刺佩里戈爾森林為:「基本上是農民的私人森林,支離破碎!」與1970年人們對「缺乏林木精神」的擔憂相對應。 「農民幾乎沒有想過要維護森林」;「對它沒什麼興趣」,只把它視為「地景一部分」,而不是如「真正的資源」般看待。 森林繼續為豬群(橡子)、木柴、木材和用於建築和農業用途的材料(如:木樁)提供供應。 它繼續助長獵人隨著意采集的態度,如:獵殺鹿和野豬、採摘蘑菇、搜尋松露。 亦是流動的現金來源,如: 收集及出售木材換來購買農業設備,有助於平衡農業赤字。


Dordogne省可被稱為「森林覆蓋省」(大約一半的土地面積在森林覆蓋下),但幾乎沒有 「林業」。 超過10萬名森林擁有者,該省99%的森林屬於個人擁有(不是公司),因此每位擁有者的平均面積不到4公頃。 只有3幅非常大的地產(> 400公頃)。 這種分裂造成共享資源和向城市來的人出售小塊土地的結果,造就了一個「特權自然環境」。

Périgord地景現時比歷史記錄中任何時期更森林化(更加茂密和封閉)。 這種封閉是以犧牲邊緣空間為代價的,這些邊緣空間不視生產,被管理者忽視,或者是20世紀60/70年代功利主義生產力驅動的犧牲品,予以廢棄沒有被最佳使用。 管理層(專門林業和農業部門)甚至農業部門的區域化,將畜牧業和耕種相結合的「混合模式」逐步取消。矛盾的是,隨著森林結構的多樣性減少,森林覆蓋率的增加但生物多樣性卻減少。


歷史因素


1885至1890年間,葡萄樹被葡萄根瘤蚜害蟲(Daktulosphaira vitifoliae)摧毀。根瘤蚜(phylloxera)一詞也是形容被這種昆蟲侵襲的葡萄藤疾病。在可能的情況下,葡萄種植者將當地品種嫁接到抗病性葡萄品種上來重新種植。但新的根莖不喜歡乾燥的土壤,導致要把葡萄園遷移到平原和山麓。由於乾旱的土地上不能養育其他耕種,於是農民把它們放棄,接著一點一點地,土地便被森林重新殖民。


如前所示,農民心態可以追溯到1000年前,難以改變。 至60和70年代與當時興起的功利主義思想產生摩擦,80和90年代的華盛頓共識不再容忍相對自治的群體,並將農民變成公民、生產者和企業家(去農民化)。如果我們接受 「專業」社會的基礎是商業和家庭的激進分離、勞動分工、資本積累、理性計算以及工人應集中在工作場所。那就不難看出為什麼「歐洲農業博物館」如此離地。

隨著20世紀50年代農業簿記的發展,法國成立了農業會計中心(Centres de Comptabilité Agricoles),以指導農民成為「有效的農業剝削者」。 令人震驚的是「在簿記上」,幾乎所有的農場都出現了永久性的赤字。然而,令經濟顧問感到驚訝的是,這些農場繼續發揮作用,為整個家庭提供生計。 若是遵循良好的資本主義邏輯,應該讓農民宣布破產,或至少把土地出售並將資本投資到別處,以至更有利可圖。

隨著農村人口穩步下降(農村人口外流),對現金的需求迫使農民把自己的土地砍成小塊。出售給房屋發展成為了一種真正的「替代成本」。到二十世紀末,人口趨勢逐漸轉變。前所未有的郊區(或新鄉村)發展開始入侵和改變農村。

生物性因素

草坪 (Pelouse)


It is difficult to describe this varied vegetation; variously translated as grassland, savanna, tundra, heath or even lawn. It conjures up pastoral associations of a romantic, bucolic or rustic life that dominated the Périgord Causses till the middle of the 19th century. The pelouse of the Causses consist of a mosaic of exposed rock, lichens, grasses, small shrubs, juniper heaths and thickets of pubescent oak.


這種多變植物群是難以描述的,可以翻譯為:草原、稀樹草原、苔原、荒地甚至草坪。 它喚起了田園或鄉村生活和牧靈協會的種種浪漫,主宰著Périgord Causses的思潮至19世紀中葉。 Causses的草坪由外露的岩石、地衣、小草、小灌木、杜松石荒地和短柔毛橡樹叢像馬賽克般鑲嵌而成。

它是能適應極端乾旱、嗜熱、嗜鹽和鈣質土壤條件下各種植物和動物物種的家園。停止牧放羊群導致草坪的消失和碎片化,結果便是生物多樣性的急劇下降。 雖然這被認為是Périgordian身份的重要組成部分,這些地景已逐漸減少並淪為過去時代的遺物。 為了保持森林演替中的暫時狀態,持續人為干預還是需要的,就是:放牧、割草和砍木。 傳統森林管理者之消失令這些遺產地的保護變得困難和昂貴。

區域和省政府在財政上支助地方網絡建設,以重建管理。 L’Association Foncière Pastorale Libre, Lo Randal,(牧區土地協會)是當地牧民、木材和邊緣土地所有者的法人實體。 Lo Randal是一個私人協會,由合作夥伴一致同意(而不是由政府法令建立和控制的授權協會)。它可以為其維護和開發徵集、生成及管理資金,建造和維修圍欄、飲水槽、清理,並促進牧民與其成員之間的放牧協議。

Condat-sur-Vézère公社與一個非政府組織Conservatoire d'Espaces Naturels d'Aquitaine達成管理協議,為自然場所的公共和私人管理者提供技術支援。

每年七月, Lo Randal都會組織一次季節性放牧活動(transhumance),重新啟動夏季牧放羊群到青草地的古老傳統。 該活動為公眾提供了一個很好的機會,在7-8公里的徒步旅程上與地景和羊咩咩及牧羊狗作近距離互動;更好地了解牧民的工作。若果不是以一頓美味午餐來為旅程畫上句號,這就不算是法國了吧!

Coly小溪


La Douce水車是源頭,水流從40米高處隨隨而下,Coly溪全長10公里落入Condat-sur-Vézère的Vézère河流。一系列的天然小瀑布長期為一眾磨坊提供動力。在1889年的年鑑推薦Coly的魚:有鱒魚、鮭魚和白鮭(Le chevesne,當地人稱為le cabot  -  Squalius cephalus)是鯉魚的一種。


今天,捕魚受到監管,並且僅在限定季節和有許可證下才允許。 最常見的魚類是:桃花魚(Le vairon)、念魚(Le chabot)、鯫魚(Le goujon)、褐鱒(La truite fario)、北梭魚(Le brochet)。罕見的有:小龍蝦和七鰓鰻(Le lamproie)是一種奇趣的原始 「無頜魚」。

在小溪旁,你會發現嗜水的樹種如:榿木(Alnus glutinosa)、水曲柳(Fraxinus excelsior)、柳樹(Salix sp)、歐洲橡樹(Quercus robur)、黑楊(Populus nigra nigra)、倫巴第黑楊(Populus nigra italica)等熱帶樹種。也有其他品種的楊樹(Populus x euramericana)用於生產木材如:田間的榆樹(Ulmus minor)。 也有黑接骨木(Sambucus nigra)、山楂(Crategus monogyna)、大葉黃楊(Euonymus europaeus)、瓊花(Viburnum opulus)和常見的山茱萸(Cornus sanguinea)等…灌木叢生長。 這些線性森林形成了地景中重要的生態管道。

「水就是生命」,沿著Coly遠足或踏單車,你可以享受 Aquitaine和Limousine的草原、觀察蜻蜓、豆娘和只在五月出沒的蜉蝣,也有翠鳥和其他鳥類,並水生植物、鳶尾花、銀蓮花和蘭花等。


角樹森林


山谷的下部(combles)幾乎沒有陽光照射的斜坡相對涼爽濕潤。 這種環境很適合鵝耳櫪(Carpinus betulus)生長,其光滑的灰色斑駁樹皮很容易識別,通常伴隨著歐洲橡樹(Quercus robur)、西班牙楓樹(Acer campestre)和野櫻桃(Prunus avium)在4月左右白色花朵已經盛放,非常搶眼。 灌木叢中是軟綿綿的茂密苔蘚地毯,許多早春開花的草本植物趁著樹冠的葉子遮擋陽光之前爭相盛放!


從17世紀開始,角樹一直以其木柴品質而受到青睞,最近它的木炭也滿足了19世紀鐵礦爐的需求。密集需求導致了木炭製造商發展出矮林蔭棚(charmilles)。生產木炭的地方在斜坡上仍然可見:它們地勢比較平坦、圓形、偏黑色,並覆蓋著苔蘚;有時附近會有一間廢置的cabanne小屋。

典型的有球莖、根狀莖和塊莖的物種在木本海葵(Amemone nemorosa)、汞常年(Mercurialis perennis)、小野芝麻屬(Lamium galeobdolon)、wood sanicle(Sanicula europaea:許多傳統草藥中的成分,人們曾經相信「有sanicle草藥的人不需要醫生了。」,伯利恆之星(Ornithogalum pyrenaicum),野生風信子(Hyacinthus non-scripta)以及與它的相關蘑菇如:Le Bolet des Charmes (Leccinum griseum)。

栗林


栗樹(Castanea sativa)是一種多功能樹,為Périgord人提供了豐富資源。本地人稱它為「麵包樹」,栗子在稀缺時期確保了農民的生存。 這種木材富含單寧,天然耐用,可用於木材、木工、木地板、鑲板、木桶、木釘和木樁。年輕的樹枝則被分成細條狀,以製作籃子和椅子。 而長長的黃色柔花,亦為蜜蜂提供產生濃醇蜂蜜的花蜜。


幾個世紀以來,栗樹被廣泛種植和應用,用以生產栗子或葡萄園的木樁。 在19世紀,植物疾病傳播導致農民逐漸放棄果樹,讓位予異質森林,其後這些森林被開發以滿足對木柴、葡萄藤和單寧的強烈需求。 美麗的老栗樹已經變得罕見,但仍有可能在森林中找到它,通常它們的樹幹已被感染、空心和頭頂上有大大的白色枯枝。舊果園的遺跡經常是各種稀有物種群的棲息處,因此具有高生態價值。 由於砍伐樹木和從樹樁的反復切割再生(每20至40年),今天最常見的栗樹林當地人稱為Codre。

栗林佔據着廣闊的區域,特別是以密集的叢林形式,有時被高大的橡樹林和海松(Pinus pinaster)遮蔽。 由於貧瘠的土壤覆蓋著腐爛嚴重的堅硬葉子的永久性酸性地毯,因此草本植物灌木叢的空間有限。 在橡樹和海松樹下生長的矮林卻為嗜酸性植物的發育提供了有利的條件。 這是尋找Cèpes蘑菇的典型森林(牛肝菌 - Boletus edulis,其他地方稱為Porcini)。 如今,在寬敞栗樹園中,栗子是由機器收穫的。

Causses的森林:短柔毛橡木


短柔毛橡樹(Quercus pubescens),也被稱為黑橡木,柔軟的橡木或鬆露橡木,與其他橡樹的區別在於葉子和幼枝下面的毛髮。 短柔毛橡木是Périgord石灰岩高原和斜坡最常見的自發重新殖物種。 它通常形成微薄的開放樹叢、發育不良的樹木、彎曲和折磨的樹幹和樹枝。 探索這些森林的人們常常偶然發現殘留的lauze牆壁,用來建造被稱為Cabannes的小屋。


通常在草坪馬賽克中發現,碎片化小島嶼,是多種蘭花和稀有地中海植物的避難所。 在短柔毛橡樹的灌木叢中,你會發現蒙彼利埃楓樹(Acer monspessulanum)、聖露西櫻桃(Prunus mahaleb)、莢馬纓丹(Viburnum lantana)、普通杜松(Juniperus communis)、卡尼娜玫瑰(Rosa canina)。 草坪有時呈橡木桶的形狀,當地稱之為Garrissades。

Pine - 生產林:松樹


Périgord森林覆蓋面積特續減少到19世紀末才稍緩,此時因爲農村人口外流以及化石燃料的使用扭轉了這一趨勢。 森林不再被過度開發,其面積和厚度持續增長,在上個世紀花了一個半世紀把規模翻了一番。 20世紀50年代以後,森林擴張現象加速,在20世紀60年代的功利主義思想下,理性的森林管理方法開始引入針葉樹種,主要是海松(Pinus pinaster)。 在Double和Bessède形成了大型延綿森林塊。 還將栗樹林替換為針葉樹和硬木樹冠。


由於單一品種削弱了生態系統的恢復力和平衡,使環境惡化,酸性環境消除競爭對手;擾亂了水流並破壞了景觀,因此松樹林製造了糟糕的形象。 它與20世紀60年代和70年代的「理性林業」同樣名譽掃地。在20世紀80年代和90年代只關注木材生產和順利管理,無可否認它是經濟資源,但忽視生態和社會功能已不再為人接受,松樹的黃金時代因而結束。

有趣的是,99%的森林為私人擁有,這些農民仍然是主要的決策者,松樹似乎並沒有流行起來。 在Ladornac外面,一片松樹叢被風暴吹過後被遺棄,這提醒人們:曾幾何時政府為那些種植松樹的人提供免徵房產稅的日子……如今土地只剩下懷著異國風情蘑菇了。


The villages

Saint Amand de Coly


Saint-Amand-de-Coly被譽為「法國最美村莊之一」,可步行或租用山地單車(VTT)遊覽村莊和週邊。


小歷史
據說在公元6世紀中期(國王Clover第一統治年間),一名年輕貴族Amand從Limousin來到並接受修士式生活。Amand跟隨Sore和Cyprien足跡加入Genouillac(現為Terrasson)的梅羅文加王朝修道院,一段時間後這三位「準聖人」決定分開成為孤獨隱士。Amand找到距離Genouillac不遠一個洞穴,就是現今的Saint-Amand-de-Coly。

Amand一生致力把福音傳給當地人並被封聖。他離世後,人們沿著他的墓地興建了修道院和一條村莊。最早關於這修道院的文獻為1047年,但卻提及早於857年她被諾曼人毀壞,而聖Sore在Terrasson的修道院也於同年被掠奪及夷為平地。於1101年決定把她交給本篤會名下,促使僧侶的核心小組離開Saint Amand在那裡他們建立了一個奧古斯丁的訓令。

讓我們踏進中世紀一瞥她的戰爭與蹂躪。外牆的興建應是始於百年戰爭;1575年宗教戰爭時新教徒搜刮了這所修道院並在此避難,當時有大炮從Brive運來要把他們趕出去。遺下的炮窿今天仍然可見。也是在此時Saint Amand的墓穴被摧毀。

修道院後來成為Sauvebeuf家族的搖錢樹,在182年間被摧殘得只剩下廢墟,到1738年只剩下三位修士。在革命後所有修道院都被國有化和賣掉,村莊改名為Amand-le-Vallon。修道院教堂成了村公教堂,但要到1886年才正式開展重要的維修工程。

景觀
48米深,27米闊,8米高的防守教堂主導了整條村莊。重建工程差不多橫跨了整個12世紀。基於拉丁十字架為草圖佈局,面向東方。圍牆長達300米保衛着5,000平方米面積。教堂被改建成堡壘,雖被加建防禦設施,但仍不失為漂亮的羅馬教堂,保有簡潔線條和簡約內室。防禦設施包括厚重牆壁、弓箭手出口和幾度末路樓梯。

歷史步道約1公里,從探索教堂(1)、侍衛室(2)和圍牆開始。之後遊覽村莊、前煙草風乾房(3 - 現在是社區會堂)、前合桃風乾小屋(4 - 現在是小茶室)、羅馬房子(5)、水井、長老會、前醫院(6)和洗滌間。這步道在回程前提供了很好的觀賞台(7)。若興緻勃勃還可探索週邊的2.5公里自然步道。

遠足與踏單車
有關遠足徑的全面概述,村內有山地單車(VTT)出租。

遠足從Saint-Amand-de-Coly起始
> Soleil和Ombrage環路 4.2公里 - 1.5小時
> Bois和Près環路 8公里 - 2.5小時
> Rapiettes環路 4公里 - 1小時
> Murailles環路 6.5公里 - 2小時
> Lauzes和Vielles Pierres環路 14.2公里 - 4.5小時
> Vallées和Côteaux環路 16.2公里 - 5小時
> Tunnel、Bois和Eaux環路 12.5公里 - 4小時
> Château de La Filolie環路 16.1公里 - 5小時
> Bois和Lauzes之間環路 7.2公里 - 2小時

La Cassagne


保存得很好的小社區,14世紀的教堂和15世紀的長老堂在村莊的中央。La Cassagne還有一條長1.7公里、穿過鎮、農田、合桃園和小村莊的步行徑,也是長11.7公里的La Source de Coly環路之起點。


這可愛小社區邀請您探索它的自然和文化遺產。Saint Barthélémy教堂(1)和長老堂(2)都是精湛的本土建築的例子,它們的幹堆疊石屋頂令人驚嘆!教堂、長老堂、公墓十字架和相鄰的穀倉(13世紀穀倉標誌著聖殿騎士的存在)都被公認為歷史古蹟。

遠足徑將引導您穿過合桃園,經過合桃風乾房子(3)上到主要道路。您可橫過此路往上前往Jamel小村莊(4)。石門口上標記着:1791PPPP(Pauvre Plaideur Prend Patience - 可憐的訴訟人需要忍耐)提醒La Cassagne在革命後的領導地位,當時每個首要鎮的人口都能選舉自己的法庭。直至1800年Canton de Terrasson(Terrasson鄉鎮)的?￧ヤ゚,週邊村莊如Archignac、Jayac、Saint Amand de Coly、Saint Geniès、Palin和Ladornac在這裡解決了他們的分歧。

遠足徑將向左轉,穿過田野往舊城堡方向。您會發現在兩旁小屋(5)的門窗上都有從封建  時期城堡拆下來的裝飾。大革命後人們被鼓勵拆掉這些「被壓迫的標記」自由地隨意再用。最後城堡只剩下圍牆和圓塔的底部現今仍清晰可見。這城堡的位置現在是一所建於1800年代的資產階級格局大屋(6)。

獨立鴿舍是美麗本土建築又一例子。可追溯到12世紀,你會發現牆壁腰間有一條石帶,以防止小型囓齒動物爬上去偷鴿子或牠們的蛋。內?₩ワノ三層和八百個鴿子洞,外牆在屋頂下方您會發現黃紅兩色的圖案;相信以前整幅牆也是如此裝飾,只因年月而退色。屋頂的幹堆疊石卻仍屹立不倒!

這時遠足徑會偏離栢油路進入gleigier小徑(7)這小徑從 la Roche、Captus和la Rynie村莊往教堂;Gleigier是奧克語(occitan),意思是:教堂的。沿着小徑有25種不用樹木和灌木以奧克語、法文和學名標誌。穿過合桃園和陡峭往上到Genèbre小村(8)。

這兒的合桃磨坊有親自壓榨合桃油出售和兩隻熱情狗狗!附近的半露天水池洗滌間(9)的水井是在百年戰爭時以小建築封閉上蓋,為村莊提供水源至1981年。這洗滌間也為村民提供了洗衣和交換「情報」的理想空間。從這兒可輕易走回教堂……

La Source de Coly(Coly之源)現從La Cassagne附近的La Doux水磨坊被發現,之前其源頭靠近Saint Amand de Coly。傳說當地一名農夫耕田時,意外地鑿開了一個新水井,水源源流出,他急不及待救出犁牛和自己的牲命。

這個10米深的水井一直引人注目:1965年進行了首次大型探索後,1980年代研究人員成功進入其地底三公里的地下河。1991年,他們進至四公里(這是當時的世界紀錄),並在2003年成功深探至5.8公里。

這趟遠足會帶您穿越山林和Coly之源

遠足從La Cassagne起始
> La Source de Coly環路 11.7公里 - 4小時

Condat sur Vézère


在Condat-sur-Vézère穿過兩座水磨坊後,Coly河流入Vézère(韋澤爾河)形成小瀑布。這條村是Gaulois(高盧人)和羅馬人的宿地,亦是醫院騎士的基地。


Condat這名字源自gallic文字的condate,意思是兩河匯合;在這兒便是Vézère河和Coly河了。首度有文字記錄Condat要追溯到中世紀時,現時村莊的名稱:Condat-sur-Vézère(奧克語為:Condat de Vesera),為免與其他地方混淆,因Condat在法國是個很普遍的名稱。

12至18世紀Condat曾被耶路撒冷聖約翰醫院騎士訓令所佔據。於1099年十字軍第一次東征征服了耶路撒冷後,這組織成為了宗教和軍事訓令,負責聖地的管理和防守事宜。於1312年教宗克萊門特五世解散了對手的聖堂武士團,並將其大部分財產交給了醫院。

這村莊是醫院主要都尉的所在地,擁有對Périgord的真正指揮都尉網絡權威。他擁有一切審判權力,而他的權柄能在Périgord多地行使。有30位都尉於1291 - 1790年間在Condat相傳交替。在宗教戰爭其間,Condat教區多次被摧殘得滿目瘡痍。

Condat的都尉保存了建築的大部分,他們在François de Touchboeuf Clermont的命令下於1540年把它重建復修。小水車(1)、大水車與公用麵包烘焙房(2)、教堂(3)、監獄(4)、指揮官旅館(5)、Verdier貴族房子(6)、古代封閉牆的遺跡(7)和魚塘。當時醫院利用水力來研磨穀物、堅果和麻子,最後一個fulling磨坊今天已經消失了。

在Condat城堡內,16世紀的小屋遺址和14世紀的監獄塔自1948年起被註冊為法定歷史古蹟。那座長方形建築物有個正方形在一旁,另一旁則有魚塘和壁壘,對面的角落是16世紀塔樓。12世紀建築羅馬教堂Notre-Dame-et-Saint-Jean-Baptiste有防守鐘樓和四個鐘台,可通往右邊支柱的樓梯。老房子包括Verdier貴族房子和一些半木結構(à colombage)的房屋(8)。

公用麵包烘焙房(Four banal)提醒了從前封建時期的法國有很多限制,迫使農民用莊主提供的設施直至18世紀。這包括了需支付莊主來交換用他的磨坊研磨穀物、他的酒壓來榨酒、他的烘焙房來焙烘麵包……

La Commanderie, 原為13世紀醫院騎士的物資存放站,這個歷史悠久的地方現為餐廳,你可在它厚牆壁和拱形天花的室內,或室外的草地花園用餐。

您可花30分鐘漫步Condat或選擇以下其中一條遠足徑

遠足從Coly起始
> La Commanderie環路 9公里 - 3小時
> Pech環路 2.7公里 - 1小時
> Maurival 環路 11.6公里 - 3小時


分享此頁:
Share on Facebook Pinterest
landscape